李伟:深度参与新工业革命,加快新旧动能转换

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北京10月14日讯(记者 马常艳)10月13日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在“国研智库·新旧动能转换泉城论坛2018”上发表主旨演讲指出,新旧动能转换是当前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主旋律,推动新旧动能根本转换必须深度参与新工业革命,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是促进新旧动能转换的根本路径。

新旧动能转换已取得阶段性成果 

党的十九大指出,我国“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、优化经济结构、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”。李伟认为,新旧动能转换是当前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主旋律。

李伟指出,我国推动新旧动能转换已取得重要的阶段性成果。他说,“中国制造2025”战略实施,不少新产业新技术取得突破,涌现了一批智能制造示范企业;电子商务、数字经济、人工智能和“互联网+”等多个领域,取得了快速成长。我国中高端制造业在全球的竞争力也在稳步提升。在反映创新能力的国际专利方面,我国也取得可喜的进步。2017年,我国首次超过日本,在国际专利申请数上排名第二,仅次于美国。少数企业例如HUAWEI企业甚至已经成为全球申请专利最多的企业。新动能的成长还包括传统动能的升级。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我国纺织服装、钢铁建材等一大批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取得了显著进展。

关键要抓住新工业革命的机遇 

李伟指出,近期国际经贸环境的变化,凸显了我国经济结构和产业发展的短板,也凸显了发展新动能、加快动能转换的极端重要性。只有加快新旧动能转换,培育经济增长的澎湃动力,才能在更好应对外部挑战中,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。

李伟强调,当前我国促进新旧动能转换,关键在于抓住新工业革命的机遇,深度参与甚至在某些领域引领新工业革命。“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,包括美国、英国和德国在内的发达国家纷纷提出了再工业化战略。这绝不仅仅是简单的制造业回归,而是抢占新工业革命的主导权,进一步提升我国制造业的全球竞争力。”

李伟分析称,我国经济总量已经位居世界第二,但人均GDP(分别按购买力平价和现价美金计算)仅为美国的1/3 左右和尚不足1/6。虽然我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,还存在一定的后发优势。但是,随着大家和发达国家相对差距缩小,后发优势释放节奏明显放缓,经济增长动能削弱,特别是当前逆全球化、贸易及投资保护主义升温,大国经贸摩擦增多,可利用的全球市场及技术转移空间受限。同时,我国创新活跃区域产业基础较好、经济发展水平较高、创新生态良好,已经达到深度参与新工业革命所需要的产业技术门槛。在此背景下,更需要深度参与甚至在某些领域引领新工业革命,向新工业革命要技术、向新工业革命要市场、向新工业革命要动力。

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是根本路径 

李伟认为,根据当前我国内外部经济环境的变化,特别是新工业革命在全球各国激烈竞争的态势,充分培育激发经济新动能,根本路径还是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。

他提出,一是要在充分参与国际竞争和合作中谋创新、谋发展。当前,在多个技术领域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,还有许多“卡脖子”环节的情况下,首先要立足于自主创新,因为“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、买不来、讨不来的”。

二是要在真正落实产权和常识产权保护政策中谋创新、谋发展。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近年来,我国已经建立了比较完善的产权和常识产权保护制度,关键是要把这些政策真正落实好。要充分认识到,对产权和常识产权的保护一定是要随着发展阶段而及时变化的。

三是要在着力营造审慎包容和严管厚爱的监管中谋创新、谋发展,要在“强监管”和“包容性监管”之间寻求合理的平衡,从而为新兴力量创造时间和空间。

四是要在营造公平竞争和简政高效的营商环境中谋创新、谋发展。随着我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,各地要更加重视营商环境建设,要从以前的“比招商,比优惠,比政策”转变到“比管理,比服务,比营商环境”上来,以更好的环境,促进各类市场主体更好地发展,促进新动能培育壮大和新旧动能转换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